| |
手机
|
  • 商品
  • 资讯
商品

nhq

多因素助推草铵膦市场需求,国内产能释放主要壁垒是什么?
发布时间: 2018-06-07      内容来源: 农药市场信息    作者: 农药市场信息

众所周知,草铵膦是属广谱触杀型除草剂,也是全球第二大转基因作物耐受除草剂。草铵膦由赫斯特(Hoechst)公司(后来归属于德国拜耳公司,拜耳并购孟山都事宜中,现剥离给巴斯夫),草铵膦在20世纪80年代逐渐进行全球性的开发和应用,且在1984年作为非选择性除草剂获得登记使用,通常使用的是草铵膦胺盐。

草铵膦除草主要机理是,作物施药后可以干扰植物的谷氨酸的生物合成以及氨的解毒,细胞毒剂铵离子在植物体内累积,光合作用被严重抑制,以达到除草目的。目前,全球主要用于果园、橡胶园、观赏花卉和灌木等常规作物和抗草铵膦转基因作物等方面。

一、多因素助推草铵膦市场需求

由于抗除草剂转基因作物的成功开发促进了草铵膦的市场发展,使草铵膦成为销售额上亿美元的大型除草剂品种。2010年,随着全球农化行业景气度上升以及转基因作物的推广使得草铵膦需求旺盛,草铵膦价格重新回到33万元/吨。由于盈利性较好,众多企业纷纷扩产,产能过剩导致原药价格在2016年7月一度跌至10万元/吨,使得当年草铵膦全球销售额有所下滑。进入2017 年,随着百草枯退出市场,草甘膦抗性突出以及国内环保态势趋严,草铵膦供需格局明显改善,原药价格上涨。

因素之一:百草枯全球禁用加大,将为草铵膦带来巨大替代增量。

百草枯在我国将被全面禁用,需求增量超万吨。百草枯有剧毒,对人、畜危害极大,会使误食的人与动物的肺纤维化,最终导致呼吸衰竭死亡,而且无特效药。1983 年开始,世界各国相继出台了对百草枯的禁产令和禁售令,而且将会范围越来越广。

多国计划禁用百草枯,海外需求可期。除中国外,越南在2017 年3 月出台政策,禁用百草枯,泰国和巴西将分别从2019 年12 月和2020 年开始禁用百草枯。

我国已于2014 年停止百草枯水剂登记,并在2016 年7月1 日全面禁售百草枯水剂。根据2017 年3 月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3326 号建议的答复,截至目前市场上仅有红太阳的1 个20%百草枯可溶胶剂(登记证号PD20131912)产品在售,该产品农药登记证有效期至2018 年9 月25 日,到期后不再予以农药登记延续。根据相关统计,我国百草枯水剂年使用面积约5 亿亩次,2016年中国百草枯(折百)施用量为11.5吨,占全球总施用量的15%之多。

百草枯限用或禁止国家

考虑百草枯的施用领域普遍存在草甘膦抗性杂草,客观地预测,草铵膦至少可替代百草枯被禁用后所空出的7成市场空间。单次亩用量草铵膦原药约60g,百草枯原药约45g,而使用频率百草枯约为草铵膦的2倍,因此草铵膦与百草枯的年用量之比为 2:3。草铵膦与百草枯的替代因子为0.47,每禁用1吨百草枯,可新增草铵膦需求 0.47吨。

2016年中国、泰国、巴西百草枯施用量分别为11,500、8,995、5,973吨,合计用量为26,468吨。就目前全球百草枯禁用政策来看,到2020之后,全球禁用百草枯26,468吨,需要12,400吨草铵膦来替代,可以说,就替代需求可以大幅提升草铵膦的需求。

因素之二:抗草铵膦转基因作物持续推广带动其需求。

加拿大草铵膦消费量居全球第一。目前加拿大国内耐草铵膦转基因油菜品种分为甘蓝型和芜菁型两种,在加拿大总体油菜种植面积中占比较高。根据USDA 统计数据,2017 年加拿大油菜种植面积为930.70万公顷,同比增长10.65%;其中转基因油菜种植面积为884.20 万公顷,同比增长10.66%。

油菜种植面积

油菜种植面积的回暖提振了草铵膦需求。耐草铵膦转基因作物的推广打开需求增量空间。将草铵膦抗性基因导入水稻、小麦、玉米、甜菜、烟草、大豆、棉花等作物中,可以培育耐草铵膦作物。这些耐草铵膦转基因作物不仅在美国普遍种植,而且随着转基因技术推广和应用,近年来已在亚洲、欧洲、澳洲等部分国家推广种植,由此草铵膦也成为全球重要的转基因作物除草剂,给草铵膦带来广大的市场空间。

isaaa

因素之三:双草(草铵膦与草甘膦)复配有望成为新增长点

从二十一世纪初开始,转基因作物的全球性推广为草甘膦打开了巨大的市场,使之成为全球第一大除草剂。草甘膦的大面积高度重复使用已经使得抗草甘膦杂草大量出现,解决该问题成为当务之急。草铵膦对抗性恶性杂草十分有效,目前基本不存在抗药性问题,可以与草甘膦复配使用。

根据中国农药工业信息网统计,我国已经有13家农药企业取得了“草甘膦/草铵膦”复配制剂登记证(其中2张是临时登记,2018年5月31日到期,其它11张均为正式登记),二者登记含量看,草铵膦都比草甘膦低很多,草甘膦和草铵膦含量比例大部分为5:1,这样配伍比例,在效果上是合理的,而且要求在非耕地施用。根据ISAAA数据,2017年,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均有新增的耐“草甘膦/草铵膦”转基因作物获批。

草甘膦/草铵膦登记

isaaa

根据安徽中农纵横农化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市场研究,全球草甘膦消费量约71万吨,其中转基因作物消费量36.4万吨,占比51.27%;非转基因作物消费量约34.6万吨,占比为38.73%。假设草甘膦与草铵膦复配的施用面积占草甘膦总施用面积的15%,应对草甘膦杂草抗性,则复配带来的草铵膦需求增量约1.78万吨。

综合草铵膦传统领域应用,转基因作物推广带来需求的增量以及抗性品种带来需求量,理论上三者合计达到4.9万吨左右,随着国内技术逐渐成熟和国外装置进入扩厂的窗口期,2020年至少有近3万吨的产能释放,届时全球草铵膦产能将达到5.5万吨,由于草铵膦产、需同步的释放,成本回归,性价比合理,按照现有拜耳装置先进水平和工艺路线,届时市场价格将回到13万元/吨合理水平,全球市场规模将达到10亿美元以上。

从终端来看,根据MarketsandMarkets出版的新报告称,2016年草铵膦全球市场市值约13.7亿美元,至2022年有望以9.25%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至23.29亿美元。

二、中国草铵膦技术和环保是产能释放主要壁垒

草铵膦合成有两种路线:格氏-Strecker路线、拜耳Hoechst工艺路线。格式-Strecker路线以亚磷酸三乙酯和三氯化磷为起始原料,“三废”量大,废水的处理会直接增加生产成本。拜耳Hoechst工艺路线分为两步:甲基二氯化膦与异丁醇气相法反应生成甲基亚膦酸单异丁酯;丙烯醛与氢氰酸生成丙烯醛氰醇乙酸酯;这两种中间体生成含有甲基膦酸丁酯结构的中间体,再通过氨化等反应得到草铵膦。该工艺收率高,“三废”少,具有很强的成本优势。因为甲基二氯化磷(MDP)合成难度极大,所以我国企业基本上以格式-Strecker路线为主,生产成本在8-10万元/吨不等,难以与拜耳Hoechst路线抗衡。

短期草铵膦价格中枢稳定,目前价格、成本是需求放量的主要阻力

草铵膦价格底部反弹。在环保限产和需求端提升共同刺激下,草铵膦价格自2016 年6 月开始上涨,至2017 年11 月草铵膦价格涨至21.0 万元/吨,并且近几个月草铵膦价格维持在较高位置。随着转基因大豆种子的推广和百草枯退出市场,在环保趋严的大趋势下,小企业产能有望持续退出,供给不断改善,因此短期草铵膦价格在2018 年上半年将继续向好,环保压力下草铵膦产能受限,价格持续在高位。目前国内有效产能仅在1.3 万吨/年左右,而草铵膦的市场价已连续五个月在18-19 万/吨的高位。预计随着9 月底国内百草枯可溶胶剂登记证到期,供需趋紧,草铵膦高价或将持续。

6.jpg

可是,我国草铵膦主流工艺是格氏路线,相比Hoechst工艺路线差距较大,未来巴斯夫扩产,势必倒逼我国草铵膦工艺进行技术升级,降“三废”,降成本,提高产品的性价比,届时草铵膦才能真正成为大宗除草剂。


免责声明:

1.农化圈中刊登的文章、数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创文章由农化圈编辑整合,转载请注明农化圈出处。

2.转载其它媒体的文章,我们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来源不明的情况。网站刊登文章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